^

首頁 > 新聞中心 > 觀點特寫

企業總部大樓及園區建設有什么需求與痛點?這場圓桌對話一一解讀

瀏覽:
6月2日,“協同創新,共創可體驗的智慧空間”研討會暨達實智能上市13周年慶典在達實大廈成功舉辦?;顒訃@著智能化手段如何提升建筑物業價值、響應國家雙碳戰略,以及達實智能如何基于良知驅動,打造可體驗的智慧空間等精彩話題展開交流共創。

圓桌對話環節中,達實智能董事副總裁呂楓與廣州地鐵設計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電氣總工程師、教授級高級工程師、注冊電氣工程師、注冊咨詢工程林珊,深圳市建筑科學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教授級高級工程師葉青,深圳科技工業園黨委委員副總經理謝建朋,哈爾濱工業大學深圳國際設計學院副院長,教授、博士生導師邵郁展開對話,共同探討了當前企業總部大樓及園區建設的需求與痛點。

713A1588.JPG
達實智能
,贊15



呂楓

各位在建設或者運營自己的項目的過程中,對智能化有什么樣的期望和訴求、希望智能化幫助各位達成什么樣的目標?


林珊

我們做智能化設計要去怎樣考慮?設計人員面臨的痛點是,首先不能做拿來主義。因為現在的建筑設計就像快餐一樣,一個新技術我馬上拿來用上,但是所有的最新技術都裝上并不一定能夠發揮它自己應有的特點。做建筑設計強調協同性,并不是一味選擇最新最好的,而是要去選擇最合理的設計方案。

劉董事長說的一點我很贊同,就是我們要考慮這棟辦公樓的受眾是誰。一般分為自用和出租兩種,在自用辦公里面也分為長期辦公的人員和有出差需求的人員。設計建筑需要把它當做自己的家一樣,需要舒適也強調體驗感與幸福感。

體驗與幸福感怎么考量?可以從“無感知”的方式來考量,不需要太多人為的操作;第二是需要考慮節能,現在講究的超低能耗,或者零能耗,它的可再生能源要占10%,這個時候就需要我們考慮到一棟樓的整體能耗如何控制。

當然,建筑設計也不能夠太過千篇一律,要有自己的個性化;同時也需要考慮全生命周期的管理,如何能夠讓今后的運營維護工作量減少,能夠易于調試。最后我想要強調的是,設計一定要有前瞻性,也要在性價比高的情況下更多地體現樓宇的亮點和特點,也能達到未來“雙碳”政策的要求。


葉青

在多年前深圳這座改革開放的城市給了我們一個機會去實踐,重新定義建筑,讓建筑成為城市的山,把建筑這個由鋼筋混凝土玻璃幕墻等無數個元器件組成的巨大工業品轉化成可呼吸、能生長、有故事的生命體。這個思維的轉變本質上是工業思維向生態思維的轉變。

建設行業倒推了工業化的進步,工業化帶來了城市化地增長。人類社會發展,社會及城市壯大的直接結果是建設行業占據了自然資源的50%用于建城,產生垃圾的50%也是城市活動,整個的碳排放在中國超過了總碳排放的51%(包含建筑材料的生產運輸,以及建城以后的小號的能源)。生態代價就是每天75個物種的消亡。

因此,生態修復講生物多樣性的本質,其實就是敬畏自然、敬畏生命。當我們人類吃得好住得好用得好的時候,也要給別的生命留一點生存空間。比如我們占了3000平米土地用來建樓,就用4000平米的空中綠化還給自然生物生存空間。所謂活體的建筑,當它成為“山”的時候,山底山腰山頂的生物和植物也都是不一樣的。就像人們適合在朝南或者朝北哪個樓層辦公居住,也都有所不同。

那么如何讓一個不動產成為人的生活當中,最可以應變并適變的存在?這或許是建筑業今后最大的挑戰與進步。也就是說,房地產業或將轉變成時空運行業。

我們曾經找了很多物業公司,也花了很多物業管理費,但是很難找到心心相印的陪伴者,始終覺得不是我想要的。也不能怪任何人,大家都很努力。

有時候我們的經驗會成為我們的包袱,如果用過去的經驗和工作方式能夠掙到錢,那么我們為何要改變呢?人們在家可以用電腦辦公,但卻要到公司去?

過去是為了薪資,未來可能是為了連接,為了與人交往,為了愛的聯系與表達。所以辦公樓里200米范圍內需要有交往空間,健身房、咖啡廳等等。比如我們7年前把幼兒園建在了辦公室,讓員工可以帶小孩來上班,它能產生的連接是完全不一趟的?,F在孩子們的能量與領導力遠遠勝過同齡人,這其實是我們能夠給員工及租戶最好的價值回報,是千金難買的。

建一棟讓人幸福的樓,建一座讓人幸福的城,才是建設行業最終的本質。



謝建朋

科技園目前基于大灣區及深圳的對外業務拓展,擁有的物業類型也很多。有辦公類寫字樓,總部研發等類型,還有部分舊有的寫字樓和在建的新項目。新項目也包含研發總部、公寓、以及一部分商業體。

不同園區建筑類型,它的管理難度、方式方法都不盡相同。這個過程中問題和痛點,有的是運營管理效率問題,有的涉及客戶滿意度問題,入駐企業、員工的層次不同,訴求也千差萬別,導致管理難度相對較大。

這幾個方面來講,我們可以推出園區運營管理的一些癥結所在。

首先是硬件基礎設施這方面,如何在建設過程中加以更好設計建造,讓園區基礎設施完善且便捷;更重要的是軟件,智能化數字化怎么能和硬件設施進行匹配,滿足不同的企業客戶群、員工千差萬別的需求,進一步服務于客戶與入駐園區的員工。

此時需要智能化數字化提供一些實際的解決方案,一方面可以為園區的運營管理者解決實際問題,更重要的是圍繞園區客戶,獲得客戶的信任信賴,圍繞園區內的企業從衣食住行各層面提供更高端的服務,讓人在區域空間當中感覺得到舒適,這也是很關鍵的。


邵郁

我做建筑教育時間很久,一直在思考如何更好的教育學生。學生會講,老師在講臺上的激情給了我最大的感染力和動力。但是這兩年我有點混沌,講臺上似乎激情也減少了,這也是當時學校派我來深圳,我非常希望接受這個機會的初衷之一。

我來到深圳之后有了更多不同的體驗,深圳哈工大校區有一片新建校舍有11萬平米,8萬平米是教學區,3萬平米宿舍區。作為一個設計類學校,這個教學場所需要非常多且豐富的空間場景。我們學院獨特的教學理念也決定了,這個教學場景區別于傳統的教學空間,比如由傳統的授課的地方變成可以交流作圖的工作室,也會有研討型教室和開放的實驗室。

這些多類型的場景怎么實現?第一個很痛苦的過程就是,設計學院被設計成了一個普通的辦公樓。其實樓宇本身建筑設計的很精彩,但是在實施及運行管理的過程中沒法實現我們想要的場景功能,有將近一年的時間都在把可能不合未來的東西進行糾正。

基建快結束的時候,第二個痛苦就來了,我發現我對它的管理無力控制。這個過程中達實的同事來協助我們做規劃,交流的過程中讓我對以往的困惑有了新的想法。

今天活動的主題“智慧空間”這個提法要比“智慧建筑”讓人更加舒服。因為以前對于建筑科學與建筑節能的認知,都是以技術為中心的,接下來怎么往下走?這是建筑學經常反思的問題。實際上需要回到人本,回到最早建筑初起的樣子,就是建筑如何為人服務,如何可變并適應未來,如何適應更多的技術。

今天的物聯網應用在建筑領域應該是一個真正的管家的作用,是潤物無聲的,我們不需要感覺到它的存在。達實大廈樓下的刷臉道閘就讓我感受很深,我能想象到一個在深圳打拼的年輕人,早起沖進辦公樓打卡,通過刷臉屏幕的時候迅速被識別,這就是一個真正以人為中心的設計。

所以未來的真正的智慧建筑與空間,應該能夠提供更多的為人而設計的場景,這些場景在設計初期就替用戶精心考量過了。希望將來教學中也能逐漸實現這種觀念,也相信未來的建筑不會是現在的模式,而是已經讓物聯網技術、平臺等應用沉浸在建筑之中,真正為人去服務。
>
68影院